百人举报陕西靖边“涉黑团伙” 警方介入观察

来源:@所有人,中国农民丰收节来了! 发表时间:2018-10-17

[ 字号  ]

[摘要]今年以来,一则名为“百人举报靖边黑社会”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撒播。靖边警方表现,由于该系列案件涉及规模广,牵涉职员多,时间跨度大,涉及其他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正在进一步深入观察。

△陕西靖边门路旁的“扫黑除恶”宣传口号。

“罗海清在靖边已经有十多年了,各人都知道,惹不起。”陕西靖边当地多位住民告诉记者,这里有一个“最大的黑社会”——罗二。

印子钱、绑架、强迫生意业务、诈骗、抢夺产业、收取掩护费、殴人致死……

今年以来,一则名为“百人举报靖边黑社会”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撒播。视频宣布后,引发众多网友关注,视频播发短短两天,点击数目已经凌驾90多万。

6月22日到26日,上游新闻记者(天下新闻热线:M17702387875@163.com)见到了制作、公布上述视频的榆林华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庆地产”)卖力人常亚峰等多名举报人,并实地举行了观察。

贩黑油起身的罗二,其子当街围殴致人殒命

△位于陕西靖边的榆林炼油厂。

靖边位于陕西省北部,地处毛乌素沙漠南缘,虽然自然条件艰辛,但石油资源富厚。

上世纪九十年月初,陕西延伸石油团体有限责任公司在靖边建设了榆林炼油厂,通过十几年的生长,该厂现装置原油一次加工能力为200万吨/年,二次加工能力为80万吨/年。

石油“黑金”给当地带来了繁荣的同时,也给不少人攫取非法利益的时机。

罗海清,小名罗二,陕西榆林横山人,今年50多岁,有两个儿子罗建宇、罗云。靖边许多住民都知道,“早年间,罗二靠销售黑油起身的。”

“罗二没啥文化,一直在街上混,厥后榆炼来了几个老家横山的厂向导,他就和厂向导攀老乡。”当地知情人告诉记者,从上世纪90年月起,罗海清就使用老乡关系,和榆林炼油厂的职工内外联手起来,用种种手段偷取石油,然后再把偷来的石油卖出去,从中获取暴利。

2006年前后,榆林炼油厂一原厂向导去世,“罗二去到场葬礼,抱住棺材直嚎,人都说比亲儿子还亲”。

罗海清等人靠非法销售黑油发家后,纠集、网罗了不少当地社会闲散职员为其服务,并开办了一家名为宝峰的公司,“那几年,只要罗家一语言,街上的流氓流氓就一呼百应去卖命,都晓得出了事,罗家也能摆平。”

“前几年我们修屋子,突然来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现场要掩护费,我们没有措施就给了6万块。”榆林靖边30多户住民反映,他们在修建屋子时,罗海清等人收掩护费,并称若是不缴纳掩护费,就会对他们举行吓唬、殴打。

2003年5月11日,罗海清的儿子罗建宇骑摩托车时与当地榆林炼油厂职工张强山发生口角,将张强山殴打致死。

张强山妻子回忆,其时罗建宇等人在路上骑摩托,张强山也骑着摩托车从旁边凌驾,两人随后发生了口角。厥后,罗建宇叫上了其弟罗力、魏治源、刘亮亮等六人,一起到榆炼眷属区四周,找到了张强山,对他拳打脚踢。

其时,张强山在地上捡了一块砖准备自卫,但被夺去。打架中,罗建宇等人用砖头在张强山头部猛砸,罗力抢过路边小贩盖瓜子盆的玻璃,砸中了张强山的胸口。

打人之后,六人骑摩托车逃离现场。张强山被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于当日下战书1时30分许殒命。

彼时,张强山的小儿子刚过百日。

罗建宇、罗力等六人先后投案,后经当地法院审理,判处罗建宇有期徒刑十年,罗力有期徒刑四年。

蹊跷的是,罗海清的这两个儿子在服刑后几个月便出狱了。

“厥后法院将罗海清两个儿子改判为从犯,关了一段时间就放出来了。”对此,张强山妻子及其家人很不满,曾多次申诉未果。

事发后,张强山的父亲一病不起,于2006年去世,张强山的妻子依赖打零工独自抚育三个孩子,照顾婆婆。

△讯断书中,检方的指控。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罗建宇、罗力还与发生在靖边的多起居心危险案有关。

政府返还村民垫付的3400万修路赔偿款被取走

使用种种手段,编织关系网,罗海清以及其家族成员的财富越滚越多。

罗海清与其子罗建宇、罗力(罗云)名下现在共有五家公司,划分是靖边县海纳置业有限公司、靖边县玮东工贸有限公司、靖边县正浩商贸有限公司、靖边县丰瑞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河南阜源石油化工有限公司靖边分公司。

2005年之后,当地房地工业最先兴起,罗家父子也频仍使用种种非法手段,涉入其间,加入投机。

2007年,靖边最先修建南环城路,征用了玉家洼村110.97亩土地,由罗海清名下的靖边县海纳置业有限公司团结其他公司配合开发。2009年,当地村民自筹垫付了建设用度款3405.9538万元。其时,靖边政府部门答应赔偿返还,但迟迟得不到落实。

当地财政部门卖力人对上游新闻记者称:“玉家洼村民小组的征地款和地上附着物赔偿款共计3400余万元,县财政局把这笔钱转到了镇财政所账上。2014年底我们得知,该笔赔偿款由罗海清、罗建宇父子取走。”

玉家洼村卖力人向记者表现,该村75亩土地现归于罗海清名下公司所有,并在没有招拍挂等手续情形下,建成一处停车场,并开发了商品房。

“我们多年反映,都得不到解决,还经常受到罗海清他们的威胁。”多位玉家洼村村民无奈地说。

打砸抢绑架,争取地发生意

△位于靖边县城中央的华庆雅苑住宅小区售楼中央。

除了骗取征地赔偿款,非法开发楼盘,一些地理位置优越,价值高的地产项目,也被罗海清列为目的。

2010年,华庆地产以出让方式取得靖边县张家畔镇长城路东龙山路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管理了建设开发“华庆雅苑”住宅小区相关手续,并于2011年11月取得《靖边县商品房预售允许证》,预售楼号为000033“华庆雅苑”住宅小区1、2、3、4号楼。

记者实地看到,该小区位于靖边县城中央,交通便利,是当地的优质楼盘。

由于资金周转需要,华庆地产向原当地榆阳区农商银行桥头支行行长任铃、榆阳区轻工局办主任任振飞(任玲丈夫)借贷。任玲利匹俦自2010年3月15日起,先后放贷5310万元。华庆地产先后向他们归还了2645万余元,剩余的2664.732万未偿,双方发生了条约纠纷。

纠纷之际,罗海清介入此事。

据当事人先容,2015年11月,罗海清、任玲等人,将华庆地产原法定代表人白双人带至一旅店对其威胁吓唬,白双人最后与任振飞就地签署一份《抵债还款协议》,将2664.732万元乞贷酿成1.5亿元的债务,并以“华庆雅苑”307套衡宇低价抵偿债务。

“我们固然不认可,这样的协议是非法的。”华庆地产卖力人常亚峰表现,双方就协议多次协商未果。

2016年5月,任玲、罗海清、罗建宇、高飞、冯伟等三十多名人,手持刀棍突入“华庆雅苑”小区。

凭据当事人提供的视频显示,罗海清等人放肆破坏小区门窗,并吓唬、唾骂、殴打事情职员,强行占有了小区售楼部和物业办公室。靖边县公安局对罗海清等人举行了治安拘留五日的处罚。

“2016年10月,他们再次领导二三十名职员突入华庆雅苑举行打砸,抢夺了小区的房产,并控制小区谋划权,我公司事情职员被吓地四处逃离。”常亚峰说,任玲、罗海清等人强行争取了华庆地产售楼部、物业办公室谋划权,并于同年12月13日,将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李彦东强行从榆林带到靖边,前后拘禁了25个多小时。

据李彦东形貌,当日,罗海清一伙人将他从榆林强行绑架至靖边,拖拽至华庆雅苑小区26楼房间内,欺压其签署一份授权卖房的委托书。其时,李彦东并没有允许,罗海清等人就扒光了他的衣服,捉住头发摔倒在地,并不让休息。

今年2月,华庆地产发现任玲等人私刻伪造了该公司“条约专用章”卖房。公司报案后,警方搜查到两枚印章,一枚是华庆地产的“条约专用章”,另一枚是“靖边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印章,两枚印章被送往榆林市公安经司法判定确以为私刻伪造。

至2017年7月,罗海清、任玲等人使用私刻伪造的印章,共出售“华庆雅苑”衡宇28套,总价值3000多万元,并还向小区业主收取大修基金、物业治理费等用度70余万元。

警方在本月对此事举行的转达显示,今年以来,警方先后接到榆林华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报案和群众反映罗海清、任玲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

据上游新闻记者相识,2月22日,靖边警方建立了专案组,经开端侦查,罗海清、任玲涉嫌条约诈骗、伪造印章罪,已被拘留羁押于靖边县看守所。

靖边警方表现,由于该系列案件涉及规模广,牵涉职员多,时间跨度大,涉及其他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线索,正在进一步深入观察。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47001号 邮政信箱:北京8098信箱 邮编: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19307 传真:8610-5912138 邮箱: bgdf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8 ICP备案号: 津ICP备136731号-5